EN

新闻中心

LOONGSON NEWS

栏目导航

专访|中国IT业如何不再受制于人

发布时间:2017-03-27    已阅读:

中国第十七颗北斗卫星首次使用了“龙芯”CPU
        人们常说,中国计算机产业受制于人主要是没有自主的CPU芯片和操作系统,那为什么中国手持终端芯片出货上亿片了,中国手持终端产业还是受制于人呢?结论就是:任何一个技术或产品都不是目的,主导产业体系才是目的。
       人们所见的IT王国,恰似一个“两极”世界:英特尔(Intel)的X86 CPU和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控制了桌面和服务器等市场;ARM CPU和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控制了手持终端及工控等市场。
        在2001年某个夏日的清晨时分,当龙芯1号伴随着中科院计算所实验室里传出的欢呼声诞生时,英特尔研制的世界首款通用微处理器已年届三十,自从它和微软强强联手,世界IT界的霸业也随之建立。
        以龙芯为代表的“中国芯”能成为IT世界的“第三极”吗?“国家队”龙芯将与谁联袂打造新的生态系统与Wintel(Microsoft与Intel的商业联盟)抗衡,而不再受制于人呢?
        2月8日最新消息显示:国内顶尖的Linux研发团队深度科技与龙芯中科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深度科技将系统移植到龙芯平台,双方从而建立完整的基于“龙芯 深度”的生态链。
        近日,龙芯创始人、中科院计算所总工程师、龙芯中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胡伟武接受了《环球》杂志记者的专访,讲述美国对华CPU禁运和遏制背景下,“中国芯”蕴藏的机遇。
也是

胡伟武
        《环球》杂志:随着中国超算的全球竞争力日益凸显,西方针对中国的芯片“禁售”政策更加严苛,尤其是随着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针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遏制趋势更加明显,这一切对中国芯片产业将产生何种影响?有人说,正是外部的“禁售”、“禁运”令,倒逼了中国芯片行业自主研发、创新,你是否认同?
        胡伟武:美国对中国相关研究院所实行CPU“禁运”有两个考虑:国家安全和美国利益。当然国家安全的考虑可视为一种借口。但“禁运”事件本身也反映出我国在很多方面确实受制于人。
        国外的芯片我们肯定还是要买,否则代价太大了。美国的贸易保护是双刃剑,对中国一些IT企业会产生不利影响,但对美国生产CPU芯片的英特尔公司而言,意味着减少了销售额。就连美国本土媒体都在担忧,这一“禁运”只会刺激中国更多地使用国产芯片来构建新型的超级计算机。事实上,这种担忧是有理由的,中国正走在自主研发、形成体系的路上,来自西方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在短期内会使我们蒙受损失,但从长远来看,会加快我们自主研发的速度。
        一直以来,美国在高性能计算机方面对我国实行严格禁运,即使为了商业利益和其他原因“破例”卖给我国,也要专门派人监督机器的使用;对于卫星上使用的高可靠处理器芯片,我们往往需要通过顶层外交才能购得,而且其使用也受监督。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中国信息产业成千上万的企业,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卖来卖去就是比着卖盒子,打开盒子里面都是一样的,如今大家都在寻求变化。尤其是大量在大企业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的中小企业非常愿意接受龙芯这样完全基于自主研发的新生事物,通过寻求改变来获得市场先机。
        此外,经过多年的发展,国产软件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规模,正需要通过大规模应用的机会从可用变成好用。
        《环球》杂志:龙芯作为芯片领域的“国家队”,从启动研发到现在,其发展离不开国家支持,也因此受到各方关注,当然也有质疑和批评。如何看待这种质疑和批评?
        胡伟武:的确,中科院计算所使龙芯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作为“国家队”,计算所一方面可以源源不断地为龙芯提供人才和核心技术储备,另一方面为龙芯产业化的发展提供了大后方。但政府只能支持龙芯的研发及产业化的“扶上马送一程”的工作,龙芯最后的成功必须靠市场行为来鉴定。
        事实上,从刚开始研制龙芯时,龙芯就接连面对着三大问题以及围绕这些问题展开的批评。
问题一,中国要不要研制通用CPU
        在“十五”计划初期,比较主流的观点是我国应以研制专用的嵌入式处理器为主,不要研制高性能通用处理器。
问题二,中国有没有能力研制通用CPU
        高性能处理器是所有芯片中最核心也是最难设计的芯片,事实上,我们设计出的龙芯系列处理器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反响。2005年7月,美国著名市场分析公司In-stat在权威刊物《微处理器报告》上发表文章,文章中提到“中国已经有设计世界一流处理器的能力⋯⋯龙芯2号的设计说明中国人正准备生产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厂家的处理器。”世界著名半导体厂家意法半导体公司购买了龙芯2E/2F的生产和销售授权,开创了我国计算机核心技术对外授权的先例。
问题三,龙芯能不能卖出去。
        近两年来,龙芯公司的业务良性增长,连续两年增长率超过50%。2015年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并实现盈利。2014年前龙芯CPU的客户主要是体制内企业;2015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体制外企业成为龙芯的客户,龙芯在非国家安全类市场2014年和2015年销售收入翻番增长说明了这一点。
        除了来自国内的质疑外,在2001年我们刚开始做CPU时,国外CPU垄断企业也很瞧不起我们,揶揄说,“中国人自主研发CPU是好事,中国又为我们培养了一批人才。”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他们的说法也变了,说你们不用自己干,我可以把源代码给你,还是跟我干吧。现在国外垄断企业给代码也好,给设计流程也好,都是为了消灭自主软硬件的力量对他们的威胁,继续占领中国市场。我们必须认清这一点,并坚持自主研发的道路。
核心技术是最大的命门

全球一成左右的芯片来自IBM
        《环球》杂志:关于发展路径选择的争论与“中国芯”如影随形,是自主研发还是紧随国际巨头之后,一直争论不断,对自主性的发展方向是否产生过动摇?
        胡伟武:对自主研发通用CPU的争论来自于我们对美国等IT产业巨头的忌惮和对自己缺乏信心。但自主研发的方向是不可动摇的,因为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西方发达国家在高技术产品方面对待中国的策略是:对于中国还没有能力自己设计生产的涉及国家安全(尤其是国防安全)的高技术产品进行严格禁运;一旦中国拥有某种高技术产品的核心技术,则采用政治、商业的各种手段防止中国使用该技术形成产业。
        一方面,对于核心技术的输出,发达国家以及跨国公司一般采用非常严厉的管制措施,要么封锁,要么开出高价。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自主研发的实践,我们就难以消化吸收购买来的技术,结果是不断引进,不断购买升级,而自己永远形成不了创新能力,永远受制于人。
        《环球》杂志:虽然在芯片技术上我们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但一种流行的观点是我们可以用市场来换技术,这样做的风险小,还能实现双赢,您怎么看?
        胡伟武:事实上,在一些产业领域,市场换技术的实际结果是我们丢掉了市场却没有换来技术,更为严重的是在市场换技术的过程中,我们丧失了自主创新的能力。
        以前经常有人问我,美国AMD半导体公司已经向中国转让了X86处理器的设计技术,我们是否还有必要进行自主处理器的研发?实际上,一个更深层次的答案是,技术本身并不能代替开发、设计这些技术的能力,转让技术并不意味着转让能力。无论引进技术和引进外资对于经济发展多么重要,都代替不了自主开发对于技术学习的关键作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CEO曾经对中方说过,我们得到利润,你们得到GDP,大家各得其所。即使我们满足于用8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的产业位置并乐此不疲,美国政府仍不断在贸易和汇率政策上向中国施压,要中国政府做出更大的让步。
        我们可以看到三个不同层次的概念。一是高技术产品;二是高技术产品所依赖的技术;三是设计和开发这些技术所需要的能力。高技术产品虽然就其形态来说可以按照价值规律进行市场交易,但一方面,高技术产品的利润主要在拥有其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的企业手中;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涉及国家安全的高技术产品,西方国家对我国实行严格的禁运。
        例如,由于我国信息领域的核心技术基本上受制于人,导致本应以高附加值为特征的信息产业往往只有2%~3%的利润;由于缺乏核心技术,我国企业不得不将国产手机售价的20%、计算机售价的30%、数控机床售价的20%~40%支付给国外专利持有者;中国加工的芭比娃娃零售单价20美元,但中国生产者只能获得其中的35美分。
建立自主生态是唯一出路
 
“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的监控面板
        《环球》杂志:为什么说“中国芯”一定要走建立生态体系这条路?
        胡伟武:一个例子是,虽然全球计算机的80%左右在中国大陆生产,但2011年我国IT产业前100强的利润总和刚好相当于美国苹果公司的40%。在手持终端领域,我国有联想、中兴、华为、小米等多家手机企业进入世界前十,但2012年苹果和三星两家企业占了手持终端利润的97%。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2012年我国包括海思、瑞星微在内的集成电路企业手持终端芯片出货量达到了上亿片。人们常说,我国计算机产业受制于人主要是没有自主的CPU芯片和操作系统,那为什么我国手持终端芯片出货上亿片了,我国手持终端产业还是受制于人呢?结论就是:任何一个技术或产品都不是目的,主导产业体系才是目的。我国应充分发挥市场和体制的优势,抓住当前IT产业多极化发展的机遇,争取在IT产业的多极世界中形成既开放又竞争的一极,而不是成为其他极的参与者。
        《环球》杂志:中国如何打造自主IT生态体系?“中国芯”如何形成世界IT产业的第三极?
        胡伟武:如果说传统的Wintel和AA平台主要用来方便人们的生活和工作,那么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要用来提高生产效率。目前,工控系统越来越复杂,而且不同的工控系统间互相孤立,有点像功能手机时代,需要一个平台化的工控IT技术平台。未来5~10年,完全有可能出现新的CPU+操作系统平台。在该平台上实现“高铁APP”就是高铁控制系统,在该平台上实现“发电APP”就是发电机组的控制系统,在该平台上实现“坦克APP”就是坦克控制系统,等等。如果说在智能终端平台基础上可以通过各类APP应用实现“软件即服务”,那么在智能工控平台的基础上可以通过各类APP应用实现“软件即制造”。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如果没有自己的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未来国外的“工业4.0”及“智能工业”设备都会卖到中国来。我们有体制和市场的优势,完全可以基于自主软硬件打造出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另一种思路是,融合桌面和手持终端功能的智能终端生态体系。如果说上述工业互联网生态是“开拓疆域”的话,那么智能终端生态体系就是“收复失地”。虽然有很多观点认为,Wintel过时了,Android也成熟了,我们的机会不大了,但有些失地必须收复,否则产业发展和国家安全没有立足之地。我国至少要发展面向党政军、金融、能源、电信等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安全的自主智能终端基础软硬件平台。可以基于Linux,适度融合Windows和Android的部分功能,研制瘦身型操作系统。目前包括Windows和Linux在内的通用型操作系统具有很高的冗余度,本质上是不同利益群体为了自己的利益强加进去的。我们完全可以通过适当的规范,消除通用操作系统的大量冗余,基于Linux,研制出高效的集约型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