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LOONGSON NEWS

栏目导航

搭建中国自己的信息产业平台

发布时间:2010-08-20    已阅读:

搭建中国自己的信息产业平台

——谈访龙芯产业化之路

“信息产业的自主创新,不仅要依托技术,还要放大到整个产业体系。不能仅仅寻求在某个点上的突破,唯有抢占产业体系的制高点,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发展方式才可有本质上的改变。”昔日带领20多人奋战在自主芯片研发战线上的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龙芯项目组负责人,今日的北京龙芯中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胡伟武这样告诉记者。

“就好比没有钢铁、石油,就谈不上有工业一样,没有CPU和操作系统为代表的技术支撑,也谈不上信息产业。”对于CPU的重要性,胡伟武给记者打了一个比喻。

微软的“黑屏”事件,芯片厂商的CPU“后门”事件,都让国人迫切的感到,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的重要性。而信息产业的关键就是拥有自己核心的CPU平台技术,“我们不可以把国家的信息安全建立在别人的平台上。”胡伟武说。

十年风雨路

龙芯芯片是从2001年开始研发工作的,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经过10的年研发积累,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用胡伟武的话说,“我们还不能造奔驰、宝马,但是,造桑塔纳已经没问题了”。2006年,龙芯开始了产业化的探索——与江苏梦兰集团共同建立了龙芯产业园。在产品化探索、行业应用、对产业化的认识等方面的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对此,胡伟武表示:“我们还是愿意把过去五年的产业化当成是一个探索过程。因为,龙芯的‘产业化’不是做个产品、建条产业链,某种意义上说是建造一个产业体系。”他告诉记者,CPU和操作系统之于信息产业,就像钢铁之于工业一样重要,但CPU和钢铁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的创新性要强,而且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而且,CPU是一个非常依赖生态环境,同时又可控制生态环境的战略产业。“所以说,我们不是简单的做一个产品。某种意义上说,是要推翻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问题。”所以,龙芯目前正处在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

产业化布局

龙芯真正的产业化应该从2010年初算起:从研发走向产业,整个团队开始转型。

经过10年的技术积淀,目前龙芯已经拥有了1、2、3三个系列芯片,分别对应小、中、大三种不同的CPU。

大CPU,指服务器芯片,主要应用于服务器和高性能计算机;中CPU指桌面和移动芯片,主要应用桌面计算、上网本和笔记本电脑;小CPU,指嵌入式芯片,主要应用于学习机、打印机等。

其中,在大CPU应用方面,曙光正在研发的超千万亿次计算机——曙光6000——将采用8000余颗八核龙芯3号处理器,而采用国外CPU需要15000颗以上。“我们的有些技术性能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胡伟武自豪地说。

购买MIPS指令集,为龙芯产业化的市场应用铺平了道路。

电脑CPU阵营中,原本存在着三大体系:INTEL、AMD、IBM,算是X86阵营的代表,现在又出现一个以龙芯为代表的MIPS阵营。

当初,在指令集的选择上,龙芯本来也可选择X86指令集,但最终却选择了MIPS指令集。对此,胡伟武表示,主要是出于如下考虑:

一是,INTEL是通过申请专利不允许其他公司做CPU。因此,即使获得了X86指令集的授权,日后在CPU的研发方面,一不小心也会有专利纠纷;而MIPS公司自己不做CPU,只是通过专利授权给其他企业去做CPU,和授权客户没有竞争关系。因此,购买MIPS指令系统授权,建立自主的CPU平台,不会有日后的专利产权纠纷。

其次,MIPS指令系统,更开放,更具延展性,已经具用了很好的市场应用空间。

对此,胡伟武介绍说:“微软不支持MIPS,但微软的Windows CE是支持MIPS的;此外,Google的Andriod也支持MIPS。在美国计算机研究生的教材用的就是MIPS;在市场上MIPS兼容的芯片卖得比X86的还要多。”“MIPS指令语言在与相应软件的兼容和应用方面,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市场应用,又何必费心费力自己再去搞一套指令集?”胡伟武说。

龙芯之所以还要购买MIPS指令集,就是为了解决软件兼容和可应用程序的方便移植问题。胡伟武举例说,好比用英语写一本书,这本书就是CPU,英语就是X86,但是你用英语写书就侵权了。可是这本书用法语也能写,法语是开放式的,不存在侵权问题,所以我们就选择用法语——MIPS指令集就相当于法语。

“所以,我们与MIPS的合作,就是看中了它的开放性和延展性。这主要是个商业问题,也可说是一个品牌效应问题,而不是个政治问题,也不影响龙芯的自主性。因为自主与否与指令集没有关系,而是在CPU的结构设计上,国外芯片厂商的CPU‘后门’事件,也源于此。”

而针对外界传扬的对龙芯CPU的“自主性”猜疑问题。胡伟武微笑着说,“如果一本书就是一个CPU,你为了有市场信任度,用都能看懂、比较受欢迎的法语来写,是不是要交点费用?就是这么回事。”

市场化应用

龙芯在小型、大型CPU的应用方面非常有潜力,尤其在大型CPU,在国家安全需求很强的领域都是有市场的。

“薄弱环节就在中型CPU上,而龙芯产业化的关键也在这一块。”胡伟武说,“中CPU我们主要从两方面——终端类和政府来做。这是Wintel垄断最强,也是我们体系建设最关键的一个领域。

面对中CPU领域,INTEL,AMD强大的竞争阵容,胡伟武也谈了他的应对策略:

“Wintel体系看来非常强大,但你认真地分析,它也并不是无懈可击。中国的产业发展和欧美等西方的发展模式不一样,中国传统制造业中小企业比较多——这是我们的特色,也是我们的优势。比如手机中的山寨机,一旦兴起,很多大企业也被弄得很难受。而从另一方面讲,山寨的低成本兴起,不过就是把传统制造业模式用到手机领域,对于占领市场份额来讲,非常具有竞争力。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做的一件事——降低技术门槛——比如说我们教中小企业作CPU,让它像攒电脑那样方便;通过我们的平台型的工作,来降低中小企业的资金门槛、时间门槛等——把他们发动起来,今后与INTEL抗衡,就不一定是纯技术说了算的事了。”

“十二五期间,我们的市场攻坚重点还在行业应用的基础上寻求突破,比如,国家安全、教育、政府办公、农业、农村等等。”胡伟武说。

信心筑未来

胡伟武告诉记者:“我们这些科研人员,之所以愿意离开科研院所去搞市场化探索,就是对这个有信心,觉得我们能做好。一方面,建立我们自己的信息产业体系并不是不能做到;另一方面,国家有这个需要,要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已经成为国家意志,没有这个东西就不能保障国家安全。”

“国家的信息产业要构建在自己的信息产业平台技术之上,而平台的关键就在CPU上。但问题并不全在技术上,从单纯的CPU应用来讲,龙芯的CPU在很多领域都是够用的。”胡伟武坦言:“龙芯的研发走到了一个瓶颈:没有产业化应用的拉动,我们在实验室的研发很难再有大的突破!龙芯是一个平台性的技术,它的生命力在于和各种各样的行业应用的结合。”

面向行业应用的研发,才是市场需要的。而这一点,在实验室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这也恰是龙芯必须加快产业化发展的关键所在。面向市场,走与行业应用相结合的道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去竞争、去争夺市场份额,才会形成科研、产品性能提升、市场三方的良性互动循环。

“Intel也不是一下子就强大起来的,INTEL产品的营销,是一个商业行为,也是一个检验INTEL产品性能的实验过程。因此,用户的认可和选购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否则,也不会看到INTEL处理器的升级换代,性能的逐步提高。”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长期过程。

因此,产业体系的建立,包括操作系统企业、办公软件企业、应用软件企业,OEM厂商,上下游企业和用户等等,是摆在龙芯产业化道路上又一个难题。

而要摆脱这个难题,政府的产业政策和扶持都是必不可少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胡伟武告诉记者,在产业化的过程中,政府采购在其中的作用十分关键。

龙芯产业化的发展速度取决于市场的需求,说白了就是订单,龙芯产品性能的提升也在与此。目前看来,政府采购的政策导向,是扶持龙芯产业化快速发展的重要条件,包括政府的适度投资,也包括对龙芯产品的使用。这样可促使龙芯产业链的形成。

而最终能否获得良性发展,取决于龙芯能否把握这些重要的战略机遇期,通过市场的磨合,不断在需求的拉动、刺激、反馈下,促进研发,迅速地提升计算机的性能和兼容性,逐步缩小与INTEL、AMD产品的“代级”差异,最终以自身的性能、品质赢得市场,成为一个完整的、经得住市场考验的完全行为能力的市场主体。

产业体系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胡伟武透露,“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前后,建成适用的、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把中国的信息安全建立在自己的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