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LOONGSON NEWS

栏目导航

向黄老师学习 ——贺黄令仪老师八十寿辰

发布时间:2017-01-03    已阅读:

编者按:
        在龙芯一个个繁忙的年轻身影中,时常能看到一位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老者在忙碌不停,让人不禁赞叹而又充满好奇,赞叹的是以耄耋之龄依然奋战在研发一线,好奇的是什么支撑这位老者几十年如一日地勤勉工作。这位独特的老者就是龙芯中科研究员——黄令仪老师,黄老师长于抗日战争,国家和民族的苦难激励着她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始终怀揣科技兴国的信念,艰苦卓绝地努力工作,从1A,1B到3A,3B,再到GS464E,龙芯的每一块芯片中都凝聚着黄老师的心血和希冀。今年正值黄令仪老师八十寿辰,几名“老”龙芯研发人员,讲述了他们眼中黄老师工作和生活的点滴。
 
胡伟武:
        2010年前后的一个早上,我跟黄老师在金白领食堂吃早饭时碰在了一起。当时黄老师主要工作是进行龙芯芯片流片前的版图检查。我跟黄老师说,我们有一个重要芯片用于涉及国家战略安全的装备中,请她认真检查、严格把关。同时考虑到黄老师年纪大了,建议她做完该芯片的版图检查后就别在一线做具体工作了。我知道黄老师刚参加工作时就在中科院计算所参与了应用于“两弹一星”的156计算机的芯片研制。就对黄老师说,“黄老师,您把这件事忙完就别再做具体工作了,这样,您的工作始于”两弹一星“中的器件研制,五十年后又在”两弹一星“的CPU研制中画上圆满的句号。”没想到黄老师脱口而出:“胡老师,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匍匐在地,擦干祖国身上的耻辱;我是亲眼见过我的同胞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的。”前辈的精神感染了我们,前辈的荣光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中国现在比黄老师年轻时强大了,但在IT产业还是有不少耻辱。我们这代人如果不擦干这些耻辱,下一代就要继续承受这些耻辱。让我们继承前辈的精神,任劳任怨,为建设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而努力奋斗!
 
杨旭:
        研制龙芯1号的时候,我还在微电子所读研。那时候黄老师每天中午和我们吃完饭,都会在食堂就地开个小会,讨论一下工作情况。我印象中黄老师经常说的话是“我们得努力啊,否则为什么还需要我们在这里呢?”我后来也一直拿这句话鞭策自己。而每次看见老太太努力学习和工作的身影,我就不由得给自己再加一把劲儿!
        在全定制组的时候,被黄老师检查的次数多了,心里面对工作的完成度大概有三个档次:按道理来说可以了;我觉得挺不错了;黄老师觉得可以了。有次我和钟石强在版图上较空的位置手工补充电源/地,加了几天班了,也补充了很多地方,于是我们就想赶紧存盘结束。最后钟石强和我一起检查浏览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些位置还可以使使劲补上一点儿,但实在是有些不想再折腾了。我俩就七嘴八舌的为偷懒找正当理由,“电源/地肯定足够了!”,“局部太多的金属会不会对平整度不好?”,“这么加下去是没有尽头的!”……说得心满意足的时候,遇到了实质性问题:“黄老师看到后估计不会同意偷懒,谁去向黄老师解释?”沉默了一阵儿,我俩就开始讨论怎样改才能比较完美……
        黄老师和我家住在一个小区里。记得夏天一个周末,黄老师突然敲门叫我,打开门看见黄老师还拿了一个西瓜来。我妈特热情的迎进黄老师,还客气说怎么来家里还带东西。黄老师也不顾什么客套,跟我劈里啪啦讨论了好半天工作的事,连水都没顾上喝,临走的时候明显愣了愣神儿。我后来才回过味儿来,老太太是自己买西瓜吃,临时想起事情来找我的。没成想西瓜被我们给“劫”了,老太太才愣了愣神,只好又去买了一个。
 
苏孟豪:
        黄老师对龙芯的事业异常地认真,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整个推导过程都要求严格完备。我刚进课题组时在结构组,对芯片的接口应用多少了解一些,所以有时会被黄老师找过去谈话。比如问IO输出负载、输入斜率、频率要求、系统中的工作情况等等。刚开始我还搞不太明白,有些讲得没太有底气。黄老师会把我说的记在笔记本上,整理完后要求签字确认。因为问题后果被描绘得很严重,只好完全搞明白后才敢下笔。黄老师还会要求提供相关的文档依据,再次确认。至今难忘黄老师拿着小本子说“我这里都记下来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某说…”的情景。
 
李晓钰:
        黄老师对待工作特别认真负责任,去年她生病卧床休息,没隔几天,我又在五楼打水间碰到了黄老师,我嗔怪她:“您不好好休息,怎么又跑来了?”黄老师抓着我的手、瞪着眼睛激动地说:“我跟你说,我调研了XXX,XX得这么做,要xxx,我得告诉……”说了一大堆,总之,不来不行!一定得来!那一刻,我真心觉得我们工作没做好,让老太太这么操心。还得继续加把劲才行啊!
        黄老师特别关心我们这帮“小”同事,在食堂遇见她都说我,你怎么瘦了,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然后我就苦着脸说:黄老师,就您说我瘦了,他们都说我胖了。然后一起吃饭时,听她讲小时候同胞被日本人炸死、讲激情地做156机,讲刚做龙芯时的事情和心情,感觉特别受教育。
 
胡明昌:
        我曾在计算所三叶招待所住了一段时间,每天早上去融科资讯地下餐厅吃饭,路上经常能碰到一个身影在练太极拳,动作连绵不断、急缓相间、浑然天成,很少受周边行人的干扰,在安静的早上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她就是受人尊敬的黄令仪老师。
        有一次我刻意上前向黄老师打招呼,黄老师说坚持打太极拳有多年的习惯,一般从早上8点开始,到8点半结束,动作比较和缓,稍微能出一点汗,打完再到楼上上班,一直上到晚上8点多,一天精神都很好。我问黄老师怎么坚持下来的,她说形成习惯后觉得很自然,不认为晨练是负担,而且很享受这个过程。黄老师建议我和我爱人多参加运动,既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帮助工作更有效率。
        黄老师晨练太极非常投入,我们很少打扰她。今天回忆起来都是十年前的事了,祝黄老师八十高龄生日快乐!
 
王焕东:
        龙芯3A刚回来的时候,DDR和HT的测试都不太顺利,因为推测和全定制IO有关,黄老师很着急。那时在计算所还没有高端的信号测试设备,黄老师就带我们去微电子所借设备测试。
        那一次在微电子所,我看到很多的老师都对黄老师特别的热情和恭敬,还有一位老师嘱咐我说,黄老师可是他们的老祖宗,要我们可得照顿好了。当时我还不明白,直到后来黄老师给我讲过一些她在计算所、微电子所工作的事情,再加上胡老师讲过的一些故事,让我越发地尊敬黄老师。
        黄老师出了名的认真,她的认真让我们又敬又怕。黄老师有一个小本子,我们做的每一个实验,做出的每一个猜测,黄老师都会完完整整地记在她的小本子上。黄老师的小本子用得很快,有时候我们讨论,有些事情记不太清的时候,黄老师都能从她的小本子上找到当时的记录,翻给大家看。从这小小的本子上,就能看到老一辈科学家的认真和严谨,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范宝峡:
        自黄老师来龙芯那一刻起,我们就一起工作,不知不觉已经近十五年了。黄老师是老一辈科学家的典型,就像一颗活化石,时刻向我传递着那个年代的信息。黄老师也是真正长在红旗下,处处闪耀着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辉。回忆起和黄老师相关的故事,像是夜空中的繁星,它们或近或远,或清晰或模糊……
        黄老师非常敬业,除了时常练练太极拳或气功之外,几乎没有特别的业余爱好,一心扑在工作上,而且工作时特别投入。曾经有一次我在她正在看书的时候,从后面喊了一声黄老师,结果把她吓得快要站起来,刚开始我怀疑是不是我声太大了,后来才渐渐明白,是黄老师太投入了。后来我自我总结:工作时找黄老师最好正面低声,次之侧面,一定不能从后面喊。黄老师对于工作热情一般人很难体会,记得今年教师节,我和王昊去看望她。考虑到黄老师身体不好,去之前我给王昊交代:“看望病人时间不能长,咱们打个招呼、拜拜,十五分钟就好”。到了黄老师家,寒暄过后,黄老师特别热情的把我们让到屋里。我问 黄老师病治的怎么样了,没想到黄老师根本没当回事:“前面给你说过,一会半会好不了,我最近准备上班。”这让我想起了她最近老捣鼓着要每周回公司工作两天的事,就说道:“要等病彻底好了再去,您那两天完全可以在所里,工艺调研不用去公司的。”没想到黄老师很郑重的说“不是两天,是两天半!”,“哦,对了,让我们谈谈16nm工艺的事,我前两天刚去了Candence,他们16nm的IP全部……”然后就开始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之所以能结束,还是因为我答应第二天到所里再找她继续谈。王昊同学坐在沙发的远端,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工作之外,黄老师也是一个特别热情、特别用心的人。记得有一天,黄老师拿着一张照片,手舞足蹈的冲我说:“小范,你来看这张照片,照的多好啊!”。我拿来一看,是一张在桂林市拍的吃米线的照片。“你看,照的多好啊,每个人都在笑!”,黄老师高兴的说。没过几天,黄老师又复印了一张照片送给我。端详着那张照片,我不禁陷入了十多年前那段并不清晰的记忆。记得当时龙芯二号流片成功后,我们去桂林游玩。黄老师是桂林人,听说我们去她家乡玩,就特别开心。我记得吃完晚饭后,黄老师还特别请我们吃她心目中著名的“马肉米线”。尽管已经吃过饭了,盛情之下我们还是“被迫”享用了当地这一名吃。不过,味道早已模糊,只是记得那离著名的桂林市第一中学(原汉民中学,黄老师曾多次提起,满满的故事)不远,还记得当时兴奋的心情。多希望还能和黄老师再次到桂林,再和老人家一起看看象鼻山,听她讲七星岩的故事,和她讨论天鹅的黑白……
 
王朋宇
        原来在中关村的时候,就知道黄老师每天都要打太极,那时候就很佩服黄老师的坚持。后来我们搬到环保园,黄老师家住中关村,她每天来上班坐班车就要花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当时这边的地下停车库还没使用,我将车停在办公楼后面的停车场,出来后看到黄老师在一片空地上打太极,我站在一边看。黄老师特别地全神贯注,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一直等到黄老师收了功我才跟她打招呼,当时有点开玩笑的说:“黄老师,我跟你学打太极吧”。黄老师就说好啊,然后她慢慢地,很认真地说“我现在身体不太好,前段时间生病了,我要赶紧把身体调整好。前段时间因为身体的原因,工作起来没精神,效率不高。眼睛也有点看不太清楚,去医院开了一些药。我现在觉得有点着急我的病,希望能快点好,这样才能好好工作。”当时听了黄老师的话,我的心里完全是震惊加羞愧,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想的居然是怕耽误工作,还想着赶紧把身体好起来继续工作,这样的精神真的让我们年轻人无地自容。后来因为我自己的主观原因,没跟黄老师练太极,每次见面黄老师都问我,你还要不要跟我练了,我都不好意思的走开。黄老师,虽然没有打太极,我也要把身体锻炼好,像你一样健康地为龙芯工作50年。
 
汪文祥
        我印象最深的是“被黄老师抓住问问题”,特别是3A2000产品化攻关过程中围绕CP0Q RAM进行排查分析的时候。尽管在龙芯待了好几年,对黄老师也不陌生,但是真正打起交道来,还是让我很有感触。体会最深的是黄老师那种迫切希望排查出问题的心情,就像孩子生病时母亲的那种焦虑一样,让你感觉到她老人家真的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龙芯的芯片上,这份至纯至真的性情让我由衷的钦佩。另一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是黄老师那种完全平等的态度,在和她进行技术讨论的过程中,起初我觉得黄老师对我那么客气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但渐渐地我开始为自己脑子里面那些固有的等级观念感到惭愧。“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这最基本的科学精神,黄老师不是放在嘴上说,而是体现在一言一行中。


杨梁
        我与黄老师的工作接触日益增多,始于2010年3B1500芯片设计工作的开展。那是我们首次涉足32/28纳米工艺,由于当时工艺和单元库的成熟度问题,以及设计经验的不足,前期调研、中期设计及后期收敛过程都颇费周折,黄老师和我们都面临了不小压力。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在前期评估分析时,我们初步拟定了S公司提供的标准单元库,但在某次版本更新后,发现前后差异过大,导致预定的性能指标难以完成,整个设计工作另生波折。此时黄老师亲自去S公司沟通,说到激动处,伏案痛哭,在场各人多为震撼,也让我心生惭愧,这该是何等的责任心,竟然让白发苍苍的老人依旧如此执着;另一是设计后期收尾时,由于整体时序收敛的困难,我们首次在签核分析中采用了PBA(基于路径的分析)方法,黄老师不放心,尽管先前较少接触门级设计,但她从阅读工具基础文档开始,重新学习,多方询问,一点点尝试去理解静态时序分析方法,这种科学精神,足以让我们汗颜不已。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想,在黄老师身上,常常不经意所体现出来的态度和作风,恰恰是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给我们的最好的言传身教。